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溫州民間借貸中心登記資金逾13億(全文)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自3月28日被確立為金融改革綜合試驗區后,曾因“跑路潮”而有些混亂的溫州迎來了美好但忙碌的時光。

借著政策的春風,這個民間資本富集卻屢有震蕩的城市中,若干被認為束縛民間金融發展的舊有條例被迅即廢止或修正,而游戲規則也應著“允許局部試錯”的方針被資本玩家們不斷突破。

于是,一批謀劃已久或心血來潮的構想,紛紛在此間被付諸現實。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民間資本管理公司已開始在向溫州民間資本的投融資生態滲透影響。其中,掛牌月余的登記中心其登記資金已逾13億元,成交近4000萬。

民間借貸新“橋梁”

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的成立,使得民間借貸雙方在傳統的聚攏熟人錢財后再去放貸的“中間人”之外,有了新的選擇。

6月4日上午11時,50余歲的黃江華與20余歲的王國才,如約在位于溫州市鹿城區東明路的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大廳內碰頭。補充完最后一部涉及車輛抵押的合同后,黃江華將自己原本放在銀行的15萬元“閑錢”,轉借給了準備加盟連鎖超市的王國才。

據黃江華介紹,她此次為自己資金尋找投資渠道的所有過程,均是通過登記服務中心完成,而非傳統的那些攏集熟人錢財后再去放貸賺取利差的“中間人”。去年因做“中間人”的親戚跑路而損失幾十萬的黃江華說,她現在的投資策略是,“回報率第二位,資金的穩健安全首先考慮”。

“我們目前實施的這套模式可以確保出借人資金百分之百的安全。”溫州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的總經理徐智潛稱,今年4月26日掛牌運營的登記中心,在當初設計方案時,經過了政府、發起企業及法律人士等多方面的論證。

按照登記中心的相關規定,除自然人提供身份證明外,只能作為借款方出現的企業還需提供企業營業執照及資金流動證明等材料。與此同時,登記中心還嚴令入駐的中介機構,其只能擔當出借方和借款方之間的“橋梁”,并收取1―2個點的中介費,“不能直接接觸資金和大包大攬。”

據悉,目前登記中心已有速貸邦、福元運通等6家中介機構。黃江華即是在速貸邦的撮合下與王國才完成借貸。黃江華說,她開出了1分3的月息,“對方沒有殺價就同意了”――登記中心規定,在此登記備案的交易利率不得超過同期銀行貸款利率的4倍。

“相比其他渠道,1分3的月息還是可以接受的。”王國才坦陳。據徐智潛透露,目前通過登記中心達成的借貸主流月息水平在1分2―1分5之間,遠低于擔保公司或小貸公司。

作為借款的代價,王國才把自己名下評估價23萬元的奧迪抵押給了黃江華。“如果到期不還錢的話,登記中心會把這部奧迪拍賣變現。”黃江華說,相比此前“中間人”借錢后只打一張收據,此番有抵押物在手,她幾乎感覺不到風險

借不出去的錢

雖然擁有13億元登記資金,但實際成交不足4000萬元。一方是十分愿意把錢出借,另一方卻是借不到錢。

除風險更小外,這種方式下完成借貸的速度也比以前的渠道快了不少。黃江華說,她僅僅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就走完了從上門登記到將錢借出的整個流程。

“溫州市車管所的抵押登記服務站就設在登記中心的大廳內。”福元運通負責人王俊杰稱,大廳內還可辦理征信查詢以及公證等業務。此外,王國才還聽說,未來房管局也極有可能在大廳內設立辦事點。

據徐智潛提供的數據,成立一個月以來,供需雙方前來中心登記的資金達13.44億元。其中,借出登記335筆,金額3.83億元;借入登記累計232筆,金額9.61億元。

徐智潛說,在上述數據中,目前個人登記的最大借出金額為一千萬元,而最大的企業借貸需求則為5000萬元,“為風險控制考慮,最終借款金額將會被登記中心壓制到2000萬以下”。

對這份“成績單”徐智潛頗感滿意。徐認為,這反映出僅一個月的時間,溫州民眾對登記中心這個志在將原本“潛水”的溫州民間借貸“陽光化”的新機構就有了相當的認可。

不過,雖然登記數額令人滿意,但實際成交較少。數據顯示,目前登記中心僅促成了16筆、3731萬元的成交。據王俊杰透露,每天到福元運通咨詢登記的在70人左右,“平均兩三天才會有一筆成交。”

徐智潛將此歸咎為,現在“有些登記借出的民眾對于借款風險的把控極為嚴格”,“不太愿意輕易向外借錢”。

一名72歲的當地畫家稱,其于一個月前登記了70萬至90萬元的借出資金,且“十分愿意把錢出借”,至今卻仍沒有“等來中介的一個電話”。“工作人員告訴我,由于目前借出資金登記量比較大,需要排隊等符合條件的借款人和企業上門。”該畫家稱,這與登記中心宣稱的“借出資金登記量少,借入資金登記量多”有所出入。

“可能部分企業確實想借款,但沒有抵押物。”徐智潛說,為解決上述問題,未來登記中心可能引入一家擔保機構。

投資不敢要股權

由于擔心成為債務人,民間資本管理公司在向企業投資時不敢要股權,導致其原本的“投資”定位“在本質上跟借貸沒什么區別”。

無獨有偶,金改后才起步的樂清市東鐵民間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也在業務發展中遇到了些許困惑。

依據溫州市于去年11月出臺的《關于開展民間資本管理公司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試行)》,這家于4月5日試營業的溫州第二家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的經營范圍為“資本投資咨詢、資本管理、項目投資等服務”。

據公司總經理劉金宣介紹,東鐵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由樂清當地的11家企業及8名自然人發起,注冊資本金1億元。劉金宣告訴記者,為控制風險,目前情況下,東鐵最大的單筆投資額將不會超過注冊資本的5%,即500萬元。

“樂清當地的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是我們主要的客戶群體。”據劉金宣介紹,試營業近兩個月以來,東鐵已面向20多家中小企業投資了5000余萬元,其中獲得單筆最大投資500萬元的為當地一家汽車配件加工企業。

據悉,這20多家企業是從報名的60多家企業中層層篩選而來。在確定初步的投資意向后,“項目評估委員會”會去實地考察和評估。但即便如此,東鐵也無法準確摸清對方的財務狀況。“往往從銀行查到的財務報表很好看,但從稅務局查到的卻截然相反。”劉金宣稱,至于企業是否另給他人打了欠條,更是不得而知。

投資對象的財務不健全逼迫著東鐵距原本“投資”的定位有所偏離。劉金宣坦陳,目前在向一家運營中的企業投資時,東鐵不敢向企業索要股權,“否則一旦企業老板跑路了,我們就成債務人了”。

“現在我們部分的投資期限短則兩三個月,長則半年。資金到期后借款企業必須還款以及給予我們每年18%―21.6%的投資回報。”劉金宣說,如此一來,其公司的投資“在本質上跟借貸沒什么區別”。

曾在當地農行工作20余年的劉金宣,在就任東鐵總經理之初,向股東們承諾“年內不良貸款率控制在1%以下”。在與小微企業打了2個月交道后,劉開始感覺完成上述承諾“壓力很大”。

“民間資本管理公司是個新生事物,沒有成熟的管理和運營辦法,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在股東及劉金宣的規劃中,東鐵將再獲得1億元增資,并加快向外投資的節奏,“也有與大型的私募對接的打算。”

轉制村鎮銀行遇冷

由于不希望將控股權讓渡于大型的銀行業金融機構,曾被報道為“有望成為金改后溫州第一家轉制的小貸公司”并不打算轉為村鎮銀行。

在金改寬松的氛圍中,部分溫州“資本玩家”還有著其他方面的嘗試。

6月4日,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與天風證券達成合作協議,共同在溫州開展中小企業私募債試點。由于發行條件中沒有資產和盈利方面的要求且無須行政審批,溫州多家中小企業興趣濃厚。原定50人的活動現場涌入了110家中小企業的負責人。

溫州一家連鎖酒店的經理稱,其酒店目前資金缺口在2億元左右,由于無法拿到銀行貸款,民間渠道又無法提供如此大的資金量,“發行私募債,是條不錯的道路”。

不過,最新的消息顯示,溫州企業已因對外擔保過大或財務不規范等原因,無緣滬深交易所首批16家中小企業私募債。

溫州民間資本投資服務中心董事長黃偉健最近一直忙于“搭建更多的金融平臺”。據黃透露,其正在與亞洲發展銀行就“如何盤活溫州民間沉淀資本”進行合作談判。

與民間資本在上述項目上“風生水起”相反的是,此前曾最吸引眼球的“村鎮銀行轉制”的推進勢頭卻低于預期。據悉,“向村鎮銀行轉制”這張大餅,曾是吸引溫州許多企業投身小額貸款公司的主要原因。

國務院在批復溫州金融綜改的12項任務中,允許“符合條件的小額貸款公司改制為村鎮銀行”。而5月22日,溫州市中院宣布,“將對適當突破村鎮銀行等新型金融組織自然人參股比例,放寬單一投資者持股比例限制的舉措予以支持”。

溫州市中院的話音剛落,5月26日,銀監會正式出臺《關于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銀行業的實施意見》,將村鎮銀行主發起行的最低持股比例由20%降低為15%。

政策閘口逐漸放寬,但據當地金融人士透露,小貸公司轉制村鎮銀行的意愿,沒有外界預想的那么強烈。

“雖然村鎮銀行可以吸儲,但據我所知,本地一家大型的村鎮銀行吸收的存款金額僅在8億元左右。”該人士稱,另一方面,主要面向“三農”開展業務的村鎮銀行目前的貸款月息為6―9厘之間,而小貸公司則“可以放到1分9”。

“我們沒有轉為村鎮銀行的打算。”溫州瑞安一家注冊資金8億元的小貸公司的翁姓董事長表示。此前有報道稱,由于業績出色,該公司有可能是金改后溫州第一家轉制的小貸公司。翁稱,其不愿轉制的原因是不希望將控股權讓渡于大型的銀行業金融機構。

而此間,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也在公開場合表示,他不太看好溫州試驗,“它當然有一定意義,但也是吃吃阿司匹林、抹抹萬金油”。

面對爭議,溫州市金融辦近日回應說,“要把金改是否真正服務于實體經濟,是否有效緩解了當前溫州經濟金融運行中的突出問題作為檢驗改革是否成功的最終標準。”

溫州金改大事記

2011年9月28日

溫州市政府發布《關于穩定規范金融秩序促進經濟轉型發展的意見》,涉及多項解決中小企業債務危機問題的措施,要求銀行業機構不抽資。

2011年10月4日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前往溫州,與溫州企業家代表座談,聽取省市工作匯報,發表重要講話。

2011年10月底

由溫州市政府起草的《溫州金融改革綜合試驗區總體方案》遞交浙江省政府,經研究完善后,上報國家相關部門。

2011年11月8日

溫州地方金融監管服務中心掛牌成立。

2012年2月29日

溫州第一家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甌海信通民間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開始試營業。同時,溫州市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試點在鹿城區啟動試點。

2012年3月28日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浙江省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并確定了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的十二項主要任務。

2012年4月5日

一改以往的申請審核制為招投標競爭機制,溫州市對7家小額貸款公司的主發起人入圍資格進行公開招標。

2012年4月16日

溫州面向全國競爭性選聘金融領域“108將”。

2012年4月26日

浙江省金融工作會議宣布,正式全面啟動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建設工作。同日,溫州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開業。

2012年5月3日

溫州中院推出十大管理創新項目助力“金改”,金融創新司法保障機制成為其中最醒目的創新項目。

人物

私人錢莊第一人與他的金融夢

如果將來中國民間金融發展作史的話,60歲的方培林自信自己會“青史留名”。

28年前,尚為溫州蒼南縣一名普通會計的方,在當時嚴厲的金融管制下,發起了新中國第一家私人錢莊。2005年,他又成立了溫州第一家擔保公司。

正是基于如此豐富的行業閱歷,方培林對于眼下的溫州金融綜合改革有著異于他人的見解,“金改最好從加快小額貸款公司發展切入。”

新中國的首家私人錢莊

如今頭銜為“溫州方興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的方培林,與金融結緣于1984年。

當看到1984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允許農民和集體的資金自由地或有組織地流動,不受地區限制。鼓勵農民向各種企業投資入股”等表述后,還是醫院一名財務人員的方培林,向錢庫鎮政府遞交了創辦“金融服務社”的申請材料。

把手抄的利率表貼滿錢庫鎮的主要街巷后,“方興錢莊”的牌子于當年的9月30日正式出現在橫街上。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家私人錢莊就此出現。

“還沒做成第一筆生意,鎮上四大行的領導就上門抗議了。”方培林說,迫不得已,他將錢莊轉入“地下”偷偷運營。

方培林透露說,他在上世紀80年代末期從錢莊業務中取得的利潤已經過百萬,“那時有段時間一想到做金融賺錢這么容易,心里就害怕。”

方興錢莊走到第5個年頭的時候,方培林發現“各種名目的錢莊和基金會都在搞錢”。意識到風險的方決定停止存貸款業務。

此后不久,溫州市開始整頓金融秩序。

房市紅火時的二次金融創業

方培林喜好研究國家的金融政策。熟讀完幾遍《擔保法》和2000年最高院出臺的《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后,方培林再度出山,在2005年成立了同樣以方興命名的溫州第一家擔保公司。

“方興擔保在全國率先推出了房地產抵押履約擔保和存單質押履約擔保業務。”方培林稱,這兩項業務的核心是把擔保公司定位為儲戶、銀行和借款人之間的紐帶,通過運作把房產、存單以及銀行三者聯系起來,最終達到“銀行多吸收存款、企業盡多拿到貸款、儲戶獲利更高以及擔保公司有利可圖”的多贏局面。

“房地產和存單履約擔保必須有個前提,即房價處于上升通道。”方培林稱,前幾年溫州房價大幅上揚之時,方興擔保曾操作了近百單履約擔保業務,但由于當地房價下挫,“春節至今,只做成了兩單業務”。

金改背景下的“第三次夢想”

“它是因去年的老板跑路潮倒逼而來。”談及當下的溫州金融改革,方培林認為,外界給予溫州的適應期不會太長,“溫州必須盡快拿出實質性的干貨來。”

在方看來,小額貸款公司是個不錯的切入口。據媒體報道,首批“成功當選”的3家企業承諾小貸公司的注冊資金均至少在3億元。

“這樣的門檻制定的過于高了。”方認為,只有放低標準、加大小貸公司的數量,才能使小貸公司的業務范圍拓展到農村市場,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服務縣域經濟。

方培林曾多次表示,一旦條件放寬,他將擇機組建小貸公司。同時,他還有意成立一家實力更雄厚的擔保公司入駐成立不久的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

無論選擇哪條路,溫州金改都承載著這位在民間資本市場浸淫近30年的“金融家”第三次夢想。

訪談

周德文:希望金改重建溫州信用體系

周德文,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長期致力于研究溫州民營經濟。

在去年溫企老板“跑路潮”爆發時,他曾為溫州的金融改革奔走呼號;而在金改獲批后,周德文又在金融領域進行著諸如幫助中小企業發行私募債券等新的嘗試。

6月4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溫州專訪了周德文。

發展“小貸”不能急進

新京報:金改12條中,操作較為容易的切入點有哪些?

周德文:包括民間借貸的合法化、小微企業發行債券,這些都是以前很難做到的,但現在我們都正在推進了。

新京報:如何看待溫州小額貸款公司準入門檻仍然較高?

周德文:可能政府考慮到風險,對小貸公司準入確實有一定的要求。這甚至要比國家的相關規定要嚴格。但小貸公司的發展必須要循序漸進。最終,我希望政府能鼓勵自然人去做小貸公司,這樣才更容易去收編民間資本。

轉制標準應更“松”

新京報:小貸公司轉向村鎮銀行,積極性不是很高?

周德文:我認為,未來應該為村鎮銀行的轉入標準進一步松綁。我也不主張村鎮銀行一定要有銀行業金融機構做主發起人。盡管最近銀監會出臺的文件中將銀行業金融機構在村鎮銀行的控股比例從20%下調到15%。我希望有一天銀監會能取消這一條規定。民間資本可以做村鎮銀行的主發起人,“自己發起、自己主導、自己經營”。

新京報:溫州中小企業發行私募債券是否存在風險?

周德文:我們希望通過發行私募債券,可以對中小企業有一些幫助。但這里面確實存在著風險。我要反復強調,發的企業要謹慎,買的投資者也要慎重。

新京報:金改能否拯救接近崩潰的溫州民間信用體系?

周德文:今年初我提出了三個“預警”,其中一個就是警惕信用危機社會化。

金改十二條里,有一條提到要“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我也希望通過金改能夠重建溫州的信用體系,這個時間大概需要3至5年。

(本文來源:新京報作者:尹聰)

推薦閱讀

36億保障房私募債近期發行拓...

今年,北京計劃建設、收購各類保障性住房16萬套,竣工保障性住房7萬套,需投資約1...

4只私募債掛牌權益產品走熱

私募債掛牌權益產品走熱□本報記者褚睿雅本周的四板市場交易略顯平淡,因為各種各樣的...

62家企業完成中小企業私募債...

私募債券試點工作啟動會上獲悉,自今年5月份我國正式啟動中小企業私募債券業務試點以...

CFO解讀中小企業私募債

私募債設想提出到呱呱墜地,只用了不足6個月的時間。在這短短的6個月中,國內資本市...

PE初涉債市私募債“好看不好...

私募債于日前正式推出,嗅覺靈敏的私募股權投資(PE)機構儼然發現了其中的投資機會...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ubxxe.club)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qq炫舞2
沉迷于吃鸡游戏的害处 天刀猎户玩法怎么赚钱 555彩票网址 微信能领取赚钱 8828彩票首页 手机大富翁是真能赚钱吗 杭州麻将技巧顺口溜 全民k歌怎么赚钱6 内蒙麻将规则介绍 快餐怎么做比较赚钱 潜规则 赚钱 游戏加速器代理怎么赚钱 阅读今日头条可以赚钱 地下城勇士安装游戏失败7001263 搞化工赚钱吗 悟空闹海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