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城市商業銀行競爭力評價報告

2013-11-05 14:52:50
來源:網絡

《銀行家》研究中心

2012年國際經濟金融形勢復雜嚴峻,國內經濟增長總體穩定,銀行業規模平穩增長,資產質量和流動性狀況保持穩定,資本實力和風險抵御能力有所增強。但部分地區個別銀行資產質量較2011年有所惡化,城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貸款率雙雙增加。同時,銀行業經營環境和監管政策正在發生一系列重要變化,利率市場化、金融脫媒、互聯網與信用中介過程的結合等因素促進銀行業競爭日趨加劇,城商行需要通過轉型來應對外在環境變化的沖擊和利用其中的機遇。

城商行財務狀況

截至2012年底,我國共有城市商業銀行144家,與2011年底持平。2012年,城商行總數“一增一減”:“一增”是浙江省象山縣綠葉城市信用社于2012年4月6日成功改組為寧波東海銀行,這也標志著城市信用社改制工作基本完成,城商行組建也基本告一段落;“一減”是原平安銀行(000001,股吧)被原深圳發展銀行吸收合并。

資產負債情況

2012年城市商業銀行規模繼續擴張,盡管增速低于2011年,但仍然高于全部銀行業金融機構的平均速度。2012年底,全部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總額達到133.6萬億元,較2012年年初增長17.9%,負債總額為125.0萬億元,較2012年年初增長17.8%。城商行整體擴張速度快于銀行業整體規模增長速度。銀監會2012年年報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年底,城商行資產總額突破10萬億元,達到12.35萬億元,較2011年年底增長23.6%,增速較2011年年底減少3.49個百分點;負債總額同樣超過10萬億元,達到11.54萬億元,較2011年年底增長23.8%,增速較2011年年底減少2.65個百分點;所有者權益總額為8075億元,較2011年增長21.59%,低于2011年年底37.7%的增速(見圖1、圖2和圖3)。城商行各項存款和貸款同樣保持較高增長速度。2012年底,城商行存款總額超過8萬億元,貸款總額約5萬億元。

城商行在銀行業中的地位持續提升,但仍遠低于大型商業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2012年,城商行資產總額和負債總額在全部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總額和負債總額中的比例延續了2003年以來的持續增長趨勢。2012年底,城商行資產總額在全部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總額中的比重由2011年的8.81%增長至9.24%,但仍遠低于大型商業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的44.9%和15.6%;負債總額占比由2011年的8.79%增加至9.24%,但遠低于大型商業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的44.9%和17.8%(見圖1和圖2)。

從單個銀行看,2012年底資產規模超過1000億元的城商行數量達到36家,較2011年底增加9家。其中在2012年,資產總額首次突破1000億元的城商行數量是10家,但原平安銀行被原深圳發展銀行吸收合并。存款規模超過1000億元的城商行數量為20家,較2010年增加4家。在資產、負債、存款、貸款四個單項指標中,北京銀行(601169,股吧)、上海銀行和江蘇銀行仍然位列前三,它們也是僅有的三家資產規模超過5000億元的城商行。其中,規模最大的北京銀行2012年底資產總額突破1萬億元,達到1.12萬億元。

貸款質量

受經濟增長放緩以及國際經濟低迷等因素的影響,2012年城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貸款率出現了“雙升”。2012年城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延續了2011年二季度以來的增長態勢,于2012年三季度末達到最高的424億元,較2011年二季度末最低時增長了30.1%。2012年四季度,城商行不良貸款余額較三季度末減少5億元。

2012年年底,不良貸款率較年初略有增長,但仍低于銀行業平均不良貸款率。2012年年底城商行平均不良貸款率由2011年年底的0.8%增至0.81%。與2011年年底相比,2012年一季度城商行不良貸款率減少0.2個百分點,但隨后的二季度和三季度,不良貸款率連續增長至年內最大的0.85%。與其他類型商業銀行相比,2012年城商行不良貸款率低于銀行業平均水平的0.95%和大型商業銀行的0.99%,高于股份制商業銀行的0.72%和外資銀行的0.52%。

不同規模城商行的不良貸款率均值互有差異。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平均值為0.79%;處于100億元到500億元的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平均值為0.80%;資產規模處于500億元到1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平均值是0.89%;資產規模大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的不良貸款率平均值為0.81%(見圖4)。

從不同地區情況看,東部地區城商行受經濟增長放緩和國際經濟低迷的影響更大,東部地區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平均值高于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2012年,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均值依次減小,分別是0.89%、0.84%和0.71%(見圖5)。東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平均值相差0.18個百分點。

風險抵償能力

整體上看,城商行信貸風險抵御能力仍然保持在較高水平。貸款損失準備金是商業銀行吸收信貸損失的基礎,其充足性通過撥備覆蓋率來衡量。2012年底,城商行貸款損失準備金余額合計約1400億元,不良貸款余額418.7億元,整體撥備覆蓋率超過300%,大于同期商業銀行的295.5%、A股16家上市銀行的292.2%和5家大型商業銀行的282.8%。

2012年城商行撥備覆蓋率平均值超過500%,高于大型商業銀行的276.0%和A股16家上市銀行的315.9%。從不同規模城商行平均撥備覆蓋率看,平均撥備覆蓋率最高的是資產規模處于100億元到5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為585.8%,其次是資產規模處于500億元到1000億元的563.9%(見圖6)。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撥備覆蓋率均值為361.7%,高于資產規模大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撥備覆蓋率均值(見圖6)。

從分地區情況看,東部、中部、西部地區城商行撥備覆蓋率差異較大,三個地區城商行撥備覆蓋率均值之間的大小對比關系與三個地區之間的不良貸款率均值恰好相反。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城商行撥備覆蓋率均值依次增加,分別是382.6%、432.0%和763.0%(見圖7)。東部地區和西部地區之間相差近1倍。

資本充足性

資本金是商業銀行用于吸收非預期損失而分配和計提的。近年來,國際社會對于資本金的質量、透明度、一致性和資本要求進行了重新的審查和修訂。整體上看,資本金吸收損失的能力更強了,而且資本要求的增加意味著銀行業能夠吸收更大規模的負面非預期沖擊。對于國內城商行而言,它們補充資本金的渠道是有限的,資本工具創新方面也還存在較大空間。

2012年城商行資本充足率仍然保持在較高水平,盡管較2011年稍有降低。截至2012年年底,我國城商行平均資本充足率均值為15.0%,比2011年年底略有下降,高于全行業整體的加權平均資本充足率13.3%和5家大型商業銀行的13.7%;核心資本充足率均值為13.1%,比2011年年底下降0.6個百分點,高于全部商業銀行加權平均核心資本充足率的10.6%和大型商業銀行的10.7%(見圖8)。

從資本結構看,城商行資本管理對于核心資本的依賴比較高,核心資本與附屬資本結構具有進一步優化調整的空間,而且上市與否對于資本結構具有重要影響。圖8顯示,城商行核心資本充足率比較高,僅低于資本充足率1.9個百分點,小于全行業的資本充足率與核心資本充足率之差,后者是2.7個百分點。此外,A股16家上市銀行資本充足率均值高于核心資本充足率均值超過3個百分點,而且資本充足率和核心資本充足率均低于行業平均水平。上市城商行資本充足率與核心資本充足率的均值之差為3個百分點,遠大于城商行平均水平。

城商行在附屬資本工具的使用和管理方面較為落后。大部分城商行附屬資本主要由貸款損失一般準備的可計提部分和長期次級債構成。2005年年初至2012年年底,累計共有64家城商行(包括原平安銀行)發行了次級債,而且長期次級債的大規模發行主要發生在近四年,其中2012年共有17家城商行發行次級債,創歷年來發行次級債的城商行數量之最。大規模集中發行次級債的主要目標是補充資本金,滿足監管資本要求,優化資本結構。

在近年來的重組和發展過程中,城商行所有者權益總額整體上呈現持續增長的趨勢。從數據看,2011年城商行所有者權益與資產總額之比達到歷史高點的6.7%,2012年降至6.5%,與2008年水平保持一致。2012年,城商行權益與資產比低于大型商業銀行的6.6%,但高于股份制商業銀行的5.5%(見圖9)。

從不同規模城商行情況看,銀行資產規模越小,資本充足性越高(見圖10)。其中,資產規模大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資本充足率和核心資本充足率的均值均屬最小,分別為12.74%和9.53%,資本充足率均值低于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城商行資本充足率均值1個百分點,核心資本充足率均值低于后者超過2個百分點。資產規模處于500億元到1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資本充足率均值略低于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城商行,但前者的核心資本充足率均值略高于后者。資產規模處于100億元到5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資本充足率與核心資本充足率的均值分別是15.88%和14.20%,均顯著高于資產規模更大的三類城商行。

從分地區情況看,中部地區城商行資本充足率和核心資本充足率的均值均為最高,東部地區的這兩個指標均排在第三位(見圖11)。

流動性狀況

流動性比率

流動性比率是商業銀行償還短期債務能力的衡量。根據我國的商業銀行法,國內商業銀行需要保持最低25%的流動性資產余額與流動性負債余額比例。2008年~2012年,我國商業銀行整體流動性比率一直保持在40%以上,近三年流動性比率連續增加,2012年年底達到45.8%(見圖12)。

從數據看,2012年城商行流動性狀況仍然保持在較好水平。2012年底,城商行流動性比率平均值為53.8%,略低于2011年水平,高于銀行業整體平均水平和大型商業銀行的44.3%(見圖12和圖13)。

從不同規模城商行來看,資產規模較大的城商行保持較低的流動性比率。其中,資產規模大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流動性比率均值略高于40%,為40.7%,屬五個不同資產規模類別城商行中最低(見圖13)。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處于500億元到1000億元之間、處于100億元到5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流動性比率均值依次增加,分別是48.1%、54.4%和57.7%(見圖13)。

從分地區情況看,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城商行流動性比率均值基本持平,略有差異,其中東部地區城商行流動性比率均值稍高于西部地區和中部地區(見圖14)。

存貸比

存貸比亦稱為“貸存比”,是銀行貸款余額與存款余額之比。1994年實行資產負債比例管理制度以來,國內銀行業一直都存在存貸比管制,該指標主要被用作監控商業銀行安全性、流動性、效益性的重要指標之一。2003年修訂的商業銀行法保留了存貸比指標,并明確規定商業銀行存貸比不得高于75%。在2010年中國銀監會對大型銀行實施的“腕骨”(CARPALs)監管體系的七大類13項指標中,存貸比作為流動性指標之一得以保存,并根據各行具體情況具體設定。

在近兩三年之前,國內銀行業實際存貸比與75%的紅線距離較遠,該指標并未成為業務發展的限制。然而近兩三年來,銀行業存款競爭不斷加劇,存款余額的波動性有所增加,同時貸款增長仍然保持較高的速度,存貸比控制的影響逐步顯現。每到考核時點,銀行都需要采取各種手段來吸收存款,一些銀行也因存貸比較高受到監管部門的提示。存貸比指標的廢、留或放寬遂成為銀行業一個重要的課題。

2012年城商行存貸比仍然保持在較低水平。2012年年底,我國城商行存貸比均值為58.0%,較2011年略有下降,低于同期大型商業銀行的66.9%。其中,資產規模大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存貸比均值最高,為68.8%,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處于500億元到1000億元之間、處于100億元到5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存貸比均值依次增加,分別是55.9%、56.1%和59.3%(見圖15)。

從分地區情況看,東部地區城商行存貸比較高。2012年東部地區、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城商行存貸比均值依次下降,分別是61.1%、57.1%和53.6%,東部地區和西部地區相差7.5個百分點(見圖16)。

負債存款比

負債存款比描述銀行的融資結構,該比例越高,說明銀行融資對于存款的依賴程度越高。一般來講,存款是較為穩定的資金來源。2012年年底,城商行負債存款比均值為79.9%,比2011年年底的82.5%下降2.6個百分點。

從不同規模區間來看,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和大于5000億元的負債存款比低于城商行的平均水平,其他規模區間城商行負債存款比高于平均水平(見圖17)。其中,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負債存款比最低,但2012年只有處于該規模區間的城商行負債存款比率比2011年有所增長。

從不同地區情況看,東部地區城商行負債存款比最高,西部地區最低,且低于城商行平均水平(見圖18)。2012年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城商行存款負債比都比2011年有所下降,降幅最大的是西部地區。

貸款集中度

貸款過于集中不利于分散個別客戶、行業性和地區性風險。貸款集中度一般通過最大單一客戶貸款集中度和最大十家客戶貸款集中度兩個指標來衡量。我國商業銀行法規定,對同一借款人的貸款余額與商業銀行資本余額的比例不得超過10%。

貸款集中度高是城商行普遍面臨的一個問題,特別是對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貸款集中度比較高。2012年,城商行最大單一客戶貸款比率均值為6.2%,最大十家客戶貸款比率均值為41.1%,遠高于同期大型商業銀行的5.3%和24.8%。在一些城商行的最大十家貸款客戶中,大部分都是地方政府融資平臺。

從不同規模城商行貸款集中度看,資產規模較大的城商行貸款集中度較低。資產規模超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最大單一客戶貸款比例平均值是4.9%,最大十家客戶貸款集中度均值是25.2%,大大低于全體城商行平均水平。資產規模處于500億元到1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最大單一客戶貸款比例均值是5.4%,低于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的5.7%,但前者最大十家客戶貸款比例均值為36.3%,略高于后者的36.0%(見圖19)。此外,資產規模處于100億元到5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的最大單一客戶貸款比例和最大十家客戶貸款比例的均值都高于全體城商行平均水平(見圖19)。

圖20顯示,從分地區情況看,中部地區城商行最大單一客戶貸款比例均值最大,為6.4%,高于東部地區的6.2%和西部地區的5.9%。西部地區城商行最大十家客戶貸款比例均值最高,為44.6%,其次是東部地區的40.6%和中部地區的38.8%。

盈利狀況

盈利水平和盈利能力

受經濟環境以及一些地區和行業因素的影響,2012年銀行業盈利水平比2011年有所下降。2012年城商行利潤總額持續增長,盡管增速仍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但增幅比2011年有所下降。2012年城商行實現稅后利潤共計1368億元,較2011年增長26.5%,增速高于全部銀行業金融機構的20.7%和全部商業銀行的19.0%,但增長率低于2011年的40.4%(見圖21)。2012年,城商行利潤總額在全部銀行業金融機構利潤總額中的比重由2011年的8.6%增加至9.0%,在全部商業銀行利潤總額中的比重由2011年的10.4%增加至2012年的11.0%。

從盈利能力變化趨勢來看,2012年城商行盈利能力與2011年相比基本持平,但低于商業銀行平均水平。2012年,城商行資產利潤率略有增加,由2011年的1.21%增加至1.22%,資本利潤率則略有下降,由2011年的18.9%下降至18.6%。2007年~2012年,城商行的資本利潤率一直低于銀行業平均水平以及大型商業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商行的資產利潤率盡管有所增加,但近兩年也低于銀行業平均水平和大型商業銀行(見圖22和圖23)。

圖24數據顯示,從2012年不同規模城商行盈利能力的表現看,資產規模處于100億元到500億元的城商行的資產利潤率和資本利潤率分別是1.57%和20.53%,其資本利潤率水平高于其他規模區間的城商行和城商行平均水平。資產規模處于500億元到1000億元之間、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和大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的資本利潤率依次增大,但資產利潤率則依次減小。其中,資產規模處于100億元到500億元之間和大于5000億元的城商行的資本利潤率均值高于城商行平均水平。

從資產規模超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來看,2012年三家銀行凈利潤合計262億元,占144家城商行凈利潤的19.2%。2012年,北京銀行實現稅后利潤總額達到116.7億元,占全部城市商業銀行稅后利潤的8.5%,占比比2011年下降近一個百分點。2012年江蘇銀行的資產利潤率和資本利潤率列三家銀行之首,分別為1.21%和22.7%。

圖25顯示,從分地區情況看,中部地區城商行資產利潤率均值最大,為1.62%,西部地區和東部地區城商行資產利潤率均值依次是1.52%和1.29%。西部地區城商行資本利潤率均值為22.34%,高于中部地區的21.10%和東部地區的17.48%。

成本控制

成本收入比是銀行成本控制能力的一個重要衡量指標,它揭示了銀行為每一單位的營業收入支出的成本。成本收入比越低,說明銀行單位營業收入的成本支出越低,銀行的獲利能力越強。

近年來,城商行的成本控制能力有所提升,但進一步提升的空間仍然存在。2012年,城商行成本收入比均值為32.8%,較2011年下降1.2個百分點,但高于同期5家大型商業銀行的31.3%。

圖26數據顯示,從不同規模城商行情況看,2012年資產規模大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成本收入比均值最低,為30.8%,低于全部城商行和大型商業銀行的平均水平。成本收入比均值最高的是資產規模處于1000億元到5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達到33.7%,比資產規模大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高出將近3個百分點。資產規模處于500億元到1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成本收入比均值為31.9%,低于全部城商行平均水平,資產規模處于100億元到5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成本收入比為32.8%,與全部城商行平均水平持平。城商行成本收入比與資產規模之間并不存在線形關系。這可能與處于不同資產規模區間的城商行執行不同的發展戰略有關,而資產規模處于同一區間的城商行需要做一些類似的活動和投入。

從分地區情況看,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城商行成本收入比均值依次下降,最高的東部地區和最低的西部地區之間相差超過5個百分點(見圖27)。其中,東部地區城商行成本收入比為35.1%,高于城商行平均水平,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城商行成本收入比分別是31.1%和29.9%,低于城商行平均水平。地區之間成本收入比的差異可能反映了地區間銀行業競爭程度不同。換言之,東部地區銀行業競爭激烈,東部地區城商行為獲得與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等量收入需要在營銷、網點和電子銀行建設、系統維護和升級以及人員費用等方面支付更多成本。

收入結構

利息收入占比高是國內商業銀行收入結構的一個普遍特征,城商行也是如此。盡管近年來國內銀行業一直在推進業務創新和綜合化經營,但非利息收入占比低的現象仍然存在。2012年,城商行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比重的平均值為82.9%,比2011年的85.2%有所降低,但高于同期大型商業銀行的77.4%和A股16家上市銀行的82.1%;手續費和傭金凈收入占營業收入比重均值為4.2%,較2011年略有下降,并且顯著低于大型商業銀行的18.2%和A股16家上市銀行的14.9%。

從不同規模城商行收入結構看,資產規模大于5000億元的三家城商行的利息收入占比以及手續費和傭金收入占比的均值分別是89.3%和8.7%,均高于處于其他資產規模區間的城商行和城商行平均水平。圖28顯示,資產規模越大,手續費和傭金收入占比越高,資產規模大于1000億元的城商行的利息收入占比也高于資產規模低于1000億元的城商行。

從分地區情況看,東部地區城商行利息收入以及手續費和傭金收入占比均值高于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以及城商行平均水平,分別是86.0%和4.3%。中部地區城商行利息收入占比均值略高于西部地區,二者均低于城商行平均水平,但西部地區城商行手續費和傭金收入占比均值與城商行平均水平保持一致,稍高于中部地區(見圖29)。

城商行發展動向

盡管2012年國民經濟運行總體平穩,GDP比2011年增長7.8%,但增速為1999年以來最低值。外需不振、國內經濟增速下滑導致不良貸款問題抬頭,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貸款率雙雙上升,而且地區差異顯著。銀行業競爭有所加劇,價格競爭、免費策略等競爭行為大面積發生。隨著財富管理和私人銀行業務在國內興起,城商行也逐步認識到服務高凈值客戶的重要性。

不良貸款雙升

2012年銀行業不良貸款率比2011年穩中有降,但不良貸款余額有所增加。截至2012年年底,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良貸款率仍然保持下降趨勢,從2011年的1.78%降至1.56%,但不良貸款余額較2011年增加了234億元,達到1.07萬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比2011年稍有減少,降至0.95%,但不良貸款余額增加了647億元,達到4929億元。

盡管2012年商業銀行整體資產質量仍然保持穩定,但是不同行業、不同地區差異加大。根據銀監會年報信息,從分行業情況看,2012年批發和零售業、制造業、汽車、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及地質勘查業的不良貸款率較2011年有所上升。其中,批發和零售業不良貸款余額增加507億元,不良貸款率由2011年年底的1.16%增加至1.61%,制造業不良貸款余額增加316.8億元,不良貸款率從2011年年底的1.54%增加至1.60%。從分地區情況看,東部地區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由2011年年底的0.9%增加至2012年年底的1.0%,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均有下降(見圖30)。地處東部地區的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等五省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均有增加。其中,浙江省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增幅最大,由2011年的0.91%增加至2012年的1.68%,不良貸款余額凈增加403億元。緊接長三角地區的安徽和江西兩省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亦有所增加。

盡管城商行不良貸款率仍然保持在風險可控的水平上,但受經濟增速放緩以及地區性金融風波的影響,東部地區一些城商行不良貸款問題有所惡化。其中,福建省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均值為1.28%,浙江省為1.07%,江蘇省為0.90%,均高于東部地區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平均水平。2012年年報顯示,浙江嘉興銀行2012年末貸款總額為200.96億元,不良貸款余額3.59億元,比年初增加了2.03億元,增幅高達131.16%,不良貸款率達到1.78%,比年初上升0.88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減少至173.18%,同比下降152.41個百分點。溫州銀行2012年底各項貸款余額449.71億元(含貼現),不良貸款余額6.07億元,比年初增加2.45億元,不良貸款率增至1.35%,比年初上升0.36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155.53%,比年初下降26.37個百分點。金華銀行2012年不良貸款2.60億元,較年初增加0.82億元,不良貸款率1.23%,比年初增加0.24個百分點。浙江民泰商業銀行2012年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貸款率均有所上升,不良貸款率從2011年的0.75%增至1.19%。浙江稠州商業銀行2012年不良貸款余額4.43億元,較年初增加2.41億元,不良率1.06%,較年初上升0.43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236.39%,較2011年末有所下降。浙江泰隆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由2011年底的0.51%增加至2012年末的0.80%,不良貸款余額由2011年末的1.44億元增加至2012年底的2.82億元。

2012年,三家上市城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貸款率也是雙雙上升。北京銀行不良貸款余額29.44億元,較年初增加8.09億元,不良貸款率0.60%,較年初上升0.07個百分點。寧波銀行(002142,股吧)不良貸款余額11.09億元,比年初增加2.76億元,不良貸款率0.76%,比年初上升0.08個百分點。南京銀行(601009,股吧)不良貸款余額10.44億元,比年初增加2.41億元,不良貸款率0.83%,比年初上升0.05個百分點。

臨近長三角地區的江西和安徽兩省城商行不良貸款也發生了“雙升”現象。江西省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均值0.95%,高于中部地區平均水平。江西南昌銀行2012年不良貸款率達到1.56%,比2011年底增加0.28個百分點,不良貸款余額由2011年末的4.33億元增加到6.41億元。盡管徽商銀行不良貸款率仍然保持在較低水平,但該行2012年底不良貸款余額9.49億元,較年初增加2.95億元,不良貸款率0.58%,較2011年底提高0.1個百分點。

從具體銀行來看,不良貸款的產生既有外部環境惡化的原因,也有自身的原因。銀行的業務戰略、客戶結構、貸款技術、風險偏好、風險控制能力以及貸后管理能力對于不良貸款管理具有重要意義,這些因素也是銀行可以發揮主觀能動性的地方。大部分城商行年報都將不良貸款問題的向壞發展歸因于外部環境惡化,但這種看法值得商榷。以同樣地處長三角地區的上海銀行來講,2012年上海銀行不良貸款余額32.64億元,較年初減少0.15億元,不良貸款率為0.84%,比2011年底減少0.14個百分點,同時撥備覆蓋率從2011年底的277.76%提高到285.58%,不良貸款仍然保持“雙降”。

近年來,城商行在拓展中小微型企業業務方面表現出較大的積極性。發展中小微型企業貸款對銀行自身的風險評估和風險控制要求較高。即使是中小微型企業業務發展較為先進的民生銀行(600016,股吧)2012年中小微型企業貸款不良率也出現了大幅反彈,2012年該行中小企業金融事業部貸款余額1260.76億元,比2011年末增加208.59億元,增幅19.82%,不良貸款率從2011年底的0.69%增加到1.55%。隨著金融脫媒和利率市場化的推進,銀行業特別是中小型銀行,將進一步增加在中小微型企業信貸市場的發展力度。城商行可能不得不增加風險容忍度,不良貸款率可能會發生系統性的提高。

市場競爭加劇

近年來,銀行業競爭日趨加劇。首先是銀行業存款競爭加劇。對于城市商業銀行而言,受制于網點、品牌、聲譽等因素的限制,吸收存款的難度很大。2012年6月8日和7月6日,人民銀行兩次調整利率浮動區間,允許存款利率最高可上浮10%,貸款利率最大可下浮幅度為30%。大部分城商行同時上調各期限存款利率。貸款利率市場化也給城商行帶來很大沖擊。2013年7月20日起,金融機構貸款利率管制全面放開。大客戶擁有較高的議價實力,包括城商行在內的中小銀行受到的影響將更為顯著,城商行的盈利能力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

互聯網與金融業之間的融合正在從銀行業外部增加銀行業競爭。一是第三方支付機構繁榮發展“侵入”銀行業支付結算業務領域。自2011年5月至2013年7月,人民銀行累計發放第三方支付機構牌照250家,還有一批機構正在提出申請或計劃提出申請。根據《中國支付清算行業運行報告(2013)》,2012年國內第三方支付市場規模已超過10萬億元。二是第三方支付機構為客戶提供賬戶余額增值服務,進一步增加這些賬戶對銀行存款賬戶的替代。與支付寶的余額增值賬戶相比,銀行存款賬戶和理財賬戶在客戶在線購物支付方面顯然處于更加不便利的地位。一旦第三方支付與貨幣基金的結合大面積鋪開,或者有其他具有類似功能的賬戶出現,或者賬戶的功能進一步完善,那么銀行業存款將面臨更大的分流壓力。對于以中小客戶為主的城市商業銀行而言,這種壓力將會更大。三是大數據時代來臨,網絡貸款以小額貸款為起點,沖擊銀行業貸款業務。大部分城商行以小額貸款為主,受到的沖擊將會更大。

銀行業已經切身感受到(移動)互聯網對于信用中介過程和服務方式的影響。建設銀行、農業銀行、交通銀行、民生銀行、招商銀行(600036,股吧)等大中型銀行都不同程度地參與到互聯網金融。在城商行方面,2012年,北京銀行中關村(000931,股吧)分行與全球網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合作推出中小微型企業網絡貸款模式。此外,一些銀行逐步開始借助網絡發展小額貸款、消費貸款等不同類型的貸款,拓展移動金融服務,發展網絡銀行和手機銀行,計劃推出遠程智能柜員機和建立網上商城。

為了留住客戶,部分中小銀行實施讓利政策,下調了一些收費水平,取消了部分收費項目。銀行收費透明度較低,而且其中不乏一些違規收費行為。2012年1月20日,銀監會發布《關于整治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規范經營的通知》,決定對銀行業不規范經營行為進行專項治理,要求收費服務滿足“合規收費、以質定價、公開透明、減費讓利”四個原則。銀行業對收費服務價目進行了全面的梳理檢查和調整,一些銀行相繼打出免費策略。比如自2012年4月23日起,江蘇長江商業銀行取消了金融業務涉及到工本費、跨行匯款免手續費、銀行承兌匯票查詢費、簽發手續費、銀行卡和印鑒的掛失手續費、郵電費和電子匯劃費等賬戶類和結算類業務和服務費用,針對小微企業實行“全免費”。

此外,2012年一些城商行推出銀行卡“全球全免費”服務策略,受到廣泛關注。隨著刷卡消費越來越流行和普及,銀行卡收費項目復雜多樣成為人們批判的對象。國家發改委和人民銀行2012年表示要對銀行卡刷卡手續費進行調整。城商行積極主動調整自己的銀行卡刷卡手續費。比如,重慶三峽銀行于2012年推出銀行卡“全球全免費”策略。當前,桂林商業銀行、廣東華興銀行、華融湘江銀行、成都銀行、長安銀行、長沙銀行等多家城商行都實行了“全球取款免費”策略,只要是在帶有銀聯標識的ATM機上取款均免收手續費。2013年1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優化和調整銀行卡刷卡手續費的通知》,下調了餐娛類、一般類、民生類、公益類刷卡消費手續費,其中餐娛類下調幅度最高達到37.5%。未來,迫于競爭壓力,很可能將有更多發卡機構加入銀行卡刷卡消費免收手續費的行列。

掘金私人銀行

中國私人銀行業務發展始于2007年。截至目前,已有19家銀行成立了私人銀行部門。城商行進入私人銀行業務領域主要發生在2012年。北京銀行、上海銀行、吉林銀行、杭州銀行等四家城商行均于2012年啟動私人銀行業務。包括于2011年開始開展財富管理和私人銀行業務的青島銀行,截至目前,開展私人銀行業務的城商行已達到5家。

北京銀行于2011年正式啟動私人銀行業務,正式組建私人銀行部則是在2012年3月31日。2012年北京銀行還相繼成立中關村、深圳、杭州3家私人銀行中心,形成了零售客戶的三級管理與服務模式。北京銀行在財富管理領域正式建立起“超越財富”、“私人銀行”兩大財富管理品牌,以及“理財中心”、“財富中心”、“私人銀行中心”三級財富管理體系。2013年6月13日北京銀行正式發布私人銀行專屬借記卡。北京銀行表示,其私人銀行致力于依托中小企業綜合金融服務優勢,打造“從私人到法人”的無邊界服務。上海銀行于2012年4月26日組建私人銀行部。截至2012年年底,上海銀行管理客戶資產達到25.6億元。2012年5月18日,吉林銀行在該行大連分行成立兩周年之際,在大連設立該行首家私人銀行。杭州銀行私人銀行正式成立于2012年10月26日。

中國銀行業私人銀行發展仍然處于初級階段,進一步發展中仍然面臨著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特別是組織設計、私人銀行業的差異化、客戶認知、人才儲備、考核體系、服務模式、品牌聲譽等都需要在實踐中不斷完善。對于城市商業銀行而言,這些問題更為嚴峻。城商行在開展私人銀行業務方面的優勢在于更加貼近客戶,更加便于管理客戶關系,但在為客戶提供多樣化、個性化和全球性的財富管理服務方面將處于不利的地位。城商行私人銀行的服務模式需要更高程度的開放性,它們在私人銀行品牌培育、人才積累、客戶積累、私人銀行業務與貴賓理財業務的差異化等方面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城商行轉型發展

城商行進一步發展仍然面臨很多問題和難題。特別是,當前中國銀行業經營環境和監管政策正在發生巨大變化,相比于其他商業銀行,城商行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更大、更嚴峻。正如中國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2013年城市商業銀行年會上所講,“當前城商行發展進入關鍵期,突破口就在轉型”。

特色化發展

特色化首先體現在一個與眾不同的定位上。在這一點上,監管部門對城商行的要求一直是比較明確的。監管部門要求城商行堅持“服務地方經濟、服務中小企業、服務城市居民”的市場定位。在實踐中,城商行對自身市場定位和發展方向的理解和認識一直都是存在一些模糊之處的。2011年以來,監管部門重新審視了城商行的發展方向和市場定位問題。銀監會2011年報提到城商行的發展思路應是“立足本地、服務小微、打牢基礎、形成特色、與大銀行錯位競爭”。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2012年陸家嘴論壇(官方站)上指出,“小銀行應努力發展成為‘立足于本地發展、立足于特色經營、立足于實體經濟、立足于小微企業’的社區性金融機構,真正服務于地方經濟”。

城商行的定位可以從“客戶——競爭地——產品”三個維度進行分析,確定客戶、競爭地和產品的最佳組合。在客戶定位上,大部分城商行需要堅持服務中小微型企業和服務市民。監管部門鼓勵城商行加大服務中小微型企業的力度,并在發行小微金融債、設立小微專營機構、實行小微貸款差別化監管等方面繼續給予支持。中小微型企業客戶定位需要進一步細分,以確定目標客戶群體。細分可以發生在銀行層面,也可以發生在分支行層面上。具體業務的開展需要充分利用中小微型企業社區和集群的力量,圍繞核心企業開展供應鏈融資業務,高度重視與中小微型企業以及中小微型企業商會或協會等合作伙伴的共同發展共同成長。比如,華融湘江銀行堅持“小、精、專、新、特”經營特色,根據中小微型企業集聚共生的原理,創新行業模式化解決方案,通過模式化批量開發客戶資源,推出“易易貸”小微企業專署服務品牌,為小微企業提供融資、支付結算和增值服務,開發了物業貸、循環貸等通用型產品以及“給力貸”、“快捷貸”、“信用貸”、“信義貸”等特色化產品。再比如,包商銀行為不同類別的客戶分別設計了“商贏寶”、“包時節”、“好貸”、“誠信”、“富農保”等五個系列15種小微企業貸款產品,貸款金額從3000元到100萬元,貸款期限從三個月到兩年,還款方式靈活,貸款審批一般只需3~7個工作日。此外,隨著電子商務的發展繁榮,一些城商行可以考慮與電子商務公司合作發展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利用互聯網技術來改善中小微型企業服務效率。

在區域定位上,除了幾家規模較大的城商行可以選擇發展成為全國性甚至有一定國際影響力的銀行,大部分城商行都需要堅守自己的地方特色,服務地方經濟。這與城商行之間差異性日益顯著是一致的。2011年監管部門限制城商行跨區域經營之后,城商行在做深做精本地市場方面投入了更多精力。大部分城商行都提出了要推進網點轉型升級,提高基層網點的營銷和服務能力。在未來的發展中,大部分城商行可能需要發展成為區域性銀行、社區銀行或專業銀行,扎根當地,培育特色。

在產品定位上,城商行需要發揮自身優勢,著力發展關系型銀行業務。在過去30多年的國際銀行業實踐中,關系型銀行業務在銀行業中的地位有所下降,國際銀行業越來越以交易為基礎。新一輪全球金融危機表明,國際銀行業在使用貨幣市場資金等非存款負債、證券化和信用衍生品等方面過于激進了。關系型銀行業務比交易型銀行業務更加穩定,更加能夠為銀行帶來跨周期的長期收益。

特色化發展需要銀行圍繞自己的定位來選擇一系列經營管理活動,從而使定位得以貫徹落實。無論采取哪一種定位或戰略,銀行都需要將它的精神和內涵融入銀行內部,進行系統性整合。銀行業務活動的取舍、各項業務活動或職能部門之間協同機制的建立、網點拓展和布局、業務流程設計、組織結構設計、預算分配、風險偏好、風險管理和定價技術、管理理念和企業文化培育等都要服從服務于這一定位和戰略。

綜合化與專業化

專業化和綜合化是銀行業兩個重要的發展趨勢,綜合化需要建立在專業化的基礎之上。綜合化經營業務范圍廣、結構復雜,不同業務條線之間存在較大風險關聯,同時涉及受監管實體和不受監管實體所接受的監管方式各有差別,給銀行的風險管理和控制帶來很大挑戰。專業銀行管理難度較低,而且專業化有助于銀行在經營過程中積累經驗和技巧,有助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以及在具體業務上實現規模經濟。綜合化和專業化需要一個“度”。

綜合化經營被認為是大中型銀行業務轉型的方向。一些中小銀行也在著力拓展業務范圍,進入非銀行金融業務領域。近兩年,部分商業銀行設立了投資銀行部門。受此吸引,南京銀行、北京銀行、上海銀行等城商行也取得了主承銷資格。

在基金管理公司試點方面,城商行于2013年首次入圍。銀監會公開信息顯示,北京銀行關于發起設立基金管理公司的請示于2013年3月4日獲得銀監會批復。北京銀行聯合加拿大豐業銀行、北京有色金屬研究總院共同發起設立中加基金管理公司,投資1.86億元人民幣并持有基金管理公司62%的股權。2013年3月15日,中加基金管理公司獲證監會批準成立。2013年6月14日和6月18日,寧波銀行、南京銀行關于發起設立基金管理公司先后獲中國銀監會批復。當前,上海銀行與中國機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發起設立的上銀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在籌建過程中。

除了那些發展速度較快、規模較大、實力較強的城商行之外,其他城商行需要保持特色,專業化經營。大部分城商行資源有限、專業人才缺乏,不能盲目跟風,一味拓展業務范圍。綜合化經營帶來的復雜性,也會給風險管理、風險偏好、企業文化帶來很大沖擊。集中人才和資源于優勢領域,城商行也可以獲得較高的盈利。

信貸資產證券化

信貸資產證券化是促進傳統銀行業向現代銀行業轉變一個重要的金融創新。證券化能夠降低貸款業務發展對于吸收存款的依賴,甚至使貸款業務獨立于吸收存款,同時為銀行業管理信用風險、流動性和改善資本充足性提供了強有力的工具。中國信貸資產證券化試點正式起始于2005年。2009年資產證券化試點一度陷入停滯。2012年試點重啟以來,已有6家機構發行6單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規模228億元。截至2013年6月底,我國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累計發行量達到896億元。2013年7月1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提出,“逐步推進信貸資產證券化常規化發展,盤活資金支持小微企業發展和經濟結構調整”。中國信貸資產證券化迎來從“試點”向“常規化發展”的機遇。人民銀行和銀監會作為信貸資產證券化的監管部門表示,將研究推動信貸資產證券化常規化發展。

城商行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尚未出現。臺州銀行、北京銀行、哈爾濱銀行等三家城商行進入2012年信貸資產證券化試點范圍,三家城商行試點額度為20億元。臺州銀行公開信息顯示,該行已于2012年12月28日將資產證券化項目資料上報至浙江銀監局,首期資產證券化計劃募集資金5億元。截至目前,北京銀行和哈爾濱銀行尚未公開開展信貸資產證券化的計劃。

隨著試點推廣和信貸資產常規化發展,將由更多城商行開展信貸資產證券化。然而新一輪全球金融危機表明,證券化的影響并不總是積極的。參與證券化過程會改變銀行自身的風險結構和激勵結構。這些潛在問題要求銀行制定審慎的信用風險管理戰略、原則、政策和程序,并連貫一致地、嚴格地貫徹執行下去。監管部門需要從維護證券化過程有序、穩健運轉出發,為證券化過程及其參與者制定規則,并確保規則得到執行。

創新資本管理

中國銀監會于2012年6月7日發布了《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于2013年1月1日起施行,要求商業銀行在2018年底前達到規定的資本充足率監管要求。銀監會于2012年11月29日發布《關于商業銀行資本工具創新的指導意見》,提出“以商業銀行為主體、先易后難穩步推進、先探索后推廣”的資本工具創新原則,并于2012年11月30日發布《關于實施〈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過渡期安排相關事項的通知》。資本要求新規正式實施之后,銀行業資本充足率監管要求包括最低資本要求、儲備資本要求、逆周期資本要求、系統重要性銀行附加資本要求以及第二支柱資本要求(見表1)。

資本要求得以強化,城商行則將在更高的成本上運行。新資本管理辦法實施之后,儲備資本要求和逆周期資本要求都需要由核心一級資本來滿足,城商行核心一級資本最低要求將達到7.5%~10%。由于始終沒有看到監管部門放行城商行公開上市的跡象,當前城商行補充資本金的渠道主要有增資擴股、留存利潤、發行二級資本工具三條。此外,強化資本意識、節約資本、減少業務發展的資本占用也是城商行改善資本充足率的重要間接方式。

公開發行股票是銀行業補充資本金的重要方式。在A股上市遙遙無期的情況下,多家城商行開始把目光從A股轉向H股。公開信息顯示,上海銀行、重慶銀行、大連銀行、徽商銀行已向銀監會遞交H股上市申請。上海銀行已經于2012年4月的股東大會上通過H股發行方案。重慶銀行也于2012年開始籌備H股上市,并于2013年2月的股東大會上通過上市相關方案。在股權轉讓方面,由于溢價過高,2012年城商行股權轉讓流拍現象時有發生。

大部分城商行都通過增資擴股來補充資本。2012年城商行頻頻增資擴股或出臺增資擴股計劃,募集資金主要用于補充資本金和提高資本充足率。比如,威海市商業銀行按全體股東每10股配約1.94股的比例,向原有股東配售4.22億股,配股價格2元,實現增資約8.45億元。南昌銀行于2012年完成第五次增資擴股工作,募集資金12.4億元,優化股權結構。寧波通商銀行向原股東募集45.80億股,13家股東按持股比例同比例增股。廣西北部灣銀行于2012年12月完成增資擴股5億元,注冊資本由原20億元變更為25億元。廈門銀行于2012年6月29日啟動增資擴股計劃,年內實現擴股3.003億股,實現增資總額10.51億元人民幣。湖北銀行自2011年7月正式啟動增資擴股,并于2012年12月累計完成增發12.89億股,籌集資金34.53億元。龍江銀行于2012年9月啟動了該行成立以來的第二輪增資擴股,增資計劃于2013年初完成。溫州銀行2012年12月完成2004年以來第五次增資擴股,配股增發2.2億元。漢口銀行2012年12月10日召開的2012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了關于該行五年內的第三次增資擴股方案的議案,最終實現募集資金23.18億元,募股價格為每股人民幣3.8元。重慶銀行2012年11月1日第四屆董事會審議通過了《關于非公開定向增資擴股的議案》,同意通過非公開定向的方式發行2.6億股份,認購價格為每股人民幣5元,募集13億元資金用于補充資本金。寧夏銀行第四輪增資擴股方案于2012年10月31日第四屆股東大會臨時會議審議通過,計劃以每股3.4元的價格,定向募集新股5億~7億股。華融湘江銀行于2012年研究制定了2013年實施增資擴股的初步方案,方案于2013年4月28日召開的2012年度股東大會審議通過,該行將按每10股配售2.5股的比例,配售股份總數為1232226275股,每股1.35元。此外,江蘇銀行、天津銀行、長沙銀行、珠海華潤銀行等城商行也在計劃進行增資擴股。

未來一段時期,增資擴股仍將是城商行補充核心一級資本的重要方式。除增資擴股之外,補充核心一級資本主要通過創造利潤來實現。在新資本管理辦法的合格資本構成中,從利潤中提取的公積金和一般準備金以及未分配的利潤都可以全部或部分作為核心一級資本(見表1)。城商行還可以采取利潤轉增注冊資本的方式調整資本結構。但無論采取哪種方式,內源性補充資本金的最終來源是利潤。然而,在當前以利息收入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情況下,創造更多利潤意味著需要更多資本金,或者說,資本金缺乏正是制約利潤增長的重要原因。為了保證長期較高的盈利,城商行需要拓展業務范圍,增加非利息收入,提高資產利用效率,降低業務發展對于資本金的依賴。

在發行次級債方面,2012年城商行依然非常踴躍。其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城商行補充資本金壓力大,二是銀監會《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要求,銀行業從2013年1月1日起發行的非普通股新型資本工具需要包含“減記”、或“轉股”條款。2012年共有17家城商行發行次級債244.2億元,發行期限大部分是10年,發行次級債城商行數量比2011年多一家,但發行總額低于2011年的305.5億元。此外,浙江泰隆商業銀行發行6.5億元15年期混合資本債券的請示于2011年8月1日獲銀監會批復,并于2012年3月6日成功發行。

二級資本工具是二級資本的重要構成。減記型二級資本工具是二級資本工具創新的一個重要突破。2013年7月25日,天津濱海農村商業銀行15億元二級資本債券成功發行,債券期限10年,含有減記條款,且不含贖回激勵條款,附發行人第5年末贖回選擇權,票面利率為6.5%。這是國內首支按照資本管理新規發行并附有減記條款的二級資本工具。另有多家銀行提出發行減記型二級資本工具。城商行也需要在發行創新型二級資本工具上有所作為。

(本部分報告執筆人:歐明剛、張坤)

推薦閱讀

2008股市我們需要勇氣和信...

古往今來,多少英雄多少故事,盡隨了流水,只是功敗沉浮,是非曲直,誰又知道誰,誰又...

2015年軟件和信息技術收入...

以用友軟件()、東軟集團()、漢得信息()等龍頭企業為代表的軟件企業將獲更大收益...

2015年軟件和信息技術收入...

以用友軟件()、東軟集團()、漢得信息()等龍頭企業為代表的軟件企業將獲更大收益...

東吳進取策略:消費升級和信息...

報告期內基金投資策略和運作分析在三季度,從世界經濟范圍來看,發達國家繼續采用刺激...

傳嘉實和信達澳銀基金年終獎均...

有基金公司向媒體表示,薪酬比例中,35%是日常工資,25%是年終獎,40%是超額...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ubxxe.club)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qq炫舞2
山西快乐10分开奖 2018世界杯冠军 三分pk拾人工计划全天 一元一分河南麻将群 辽宁省快乐12走势 十分赛车app-客户端下载 手机麻将 中超在线直播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快乐赛车开奖历史结 11选5走势图图表精灵 今天四场进球开奖情况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中原河南麻将下载